我從13歲搬到美國南加州,在英文很爛又一個人跟外婆住的情況下,我對美國的大學幾乎是一無所知。11年級的時候,同學們都忙著考SAT,幾乎是用一種趕流行的心態,我也跟著報名。

但是,我不知道SAT該怎麼準備,就去了附近的市立圖書館,免費借了幾本SAT參考書,從第一頁做到最後一頁,換下一本,重複從第一頁做到最後一頁。每天晚上睡覺前,邊刷牙邊讀拉丁字根,每天早上睡醒後,邊刷牙邊讀拉丁字根,來增加自己的單字量。

考完第一次SAT,大家都說自己考得不理想,同樣是跟屁蟲的我,又報名考了第二次。跟著流行腳步,考第三次SAT的時候,基本上是抱著分數不可能再進步的心態,加上圖書館的參考書我都做過一遍了,就打消每天苦練的念頭。結果,第三次竟然比前兩次進步200分,數學幾乎是滿分。所以,考試前到底是不是需要認真準備,這件事情有待商榷。

基本上,跟身邊的高中同學比起來,我是相對遜色的。沒有學生會的光環,也沒有運動員的榮耀,更沒有拿過AP或Honor。跟身邊的人比起來,我覺得那時候要是能上加州大學 (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ies)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若是沒有上加州大學,就只好再辛苦兩年念社區大學。而因為費用考量,再加上填申請表真的很辛苦很累,我只申請了UC和Cal States。選科系的時候,我只有想到,嗯,我化學還不錯,很討厭歷史地理和古典文學,會計課我常常搞不懂帳目要放哪邊,經濟學課程基本上是勉強拿到A,所以,我的滑鼠停在化學、生化、化學工程、和生化工程。我沒有很喜歡生物,所以剩下化學和化學工程,但是化學課高中就拿過了,未來大學四年都念同樣一個東西,好像很無聊 (當時太天真),滑鼠就點下化學工程。後來,大家聊到當初申請大學的時候,都會感嘆,自己的命運就在滑鼠按下去那瞬間成形 (Fate lies in the click of a mouse)。

第一封收到的信,是 UC Riverside寄來的簡單輕薄的白信封。看到那個信封就知道,沒進!竟然被當時UC裡排名吊車尾的Riverside給退了。當下,應該要很難過,可是已經做好最壞打算,所以日子照過。過兩天,收到CalPoly Pomona的來信,進了還加送第一年50%獎學金。好險!還有學校念,不用去老人很多的社區大學。就這樣,一個禮拜一封或兩封,我的大學選擇慢慢浮現。

基本上,收到第一封UC的註冊信,後面的Cal State信就都進入碎紙機了 (好無情)。所以,被「竟然可以進UC」的虛榮心充滿,我只剩下兩所大學:UC Davis 和UC Santa Barbara。在決定前,我對這兩間學校沒有做太多研究,暑假的某個周末我爸媽開車帶我去看UCSB。而我那時候馬上很愛那間學校,因為它在海邊,從學生宿舍就可以看海,海邊上有身材很好的海灘帥哥美女,悠閒的在衝浪或是曬太陽 (也不知道這是在選度假別墅還是選大學)。

但是,UCSB有一個很大的致命傷。它位於南加州,離家人真是太近了。而我一直是很崇尚自由的人,再加上UC Davis很有誠意的給我全額獎學金,所以,滑鼠一按下,決定去了哞哞城 UC Davis (當地知名產物是牛和牛糞)。UC Davis位於北加州,要開車一天才會到,坐飛機也要2個小時,基本上,一年看家人一次,距離使親情更美麗

看到這裡,你應該會想,怎麼不去看排名呢?因為我沒想到啊!要在海景宿舍和自由空氣中間做掙扎,我完全沒想到排名這檔事。其實,大學的排名真的不重要,除非有能力進到前十名的商學院或是醫學院,不然真的不影響未來。後來,在進入研究所之後,和MIT的學生一起上課,我也沒有覺得UC Davis教得比較差 (某些概念還發現MIT同學竟然沒學過)。在找工作方面,同學們一畢業都能夠順利進入他們喜歡的公司,薪水也沒有比其他學校的畢業生差。總而言之,挑選美國大學,會要挖掘自己的本質,什麼對你來說很重要?什麼對你來說是可以忍痛犧牲的?什麼是對你來說不能妥協的?怎麼樣的環境適合你?